豬式會社-為存在感而努力

豬寮裡有蟲,不知何來也,王委以重任,掌權柄,雞犬不合。王去其職任閒賦,終日於箕角。老羊灑灑而來,蟲蛹始蛻,嗚嗚鳴呼。眾始怪之,南柯之妄也。

在豬式會社裡,有一個存在感很薄弱的老人家,大家都叫他蟲蟲,當初豬桑找他來當公司的CEO,可能是顧念著他年紀大了,是以前的夥伴,就讓他來這裡養老,誰知道他連養個老都可以把公司搞個烏煙瘴氣,被豬桑連拔了好幾階級,現在的階級到底是什麼大家都不知道,只知道總裁召開的一級主管會議他總是會列席在旁邊,一度讓我覺得他就是公司會議室裡需要擺放的鎮邪人偶吧?

自從被踢掉CEO職位,並成為會議室裡的鎮邪人偶後,有很長的時間我沒聽過蟲蟲的叫聲,一直到某一天豬王又找了一位蟲蟲的老同鄉-老山羊來當公司總裁,鎮邪人偶就好像從封印中甦醒 ,不時與老山羊歡笑有常、逢午共餐,在會議室裡也開始會發出『呼拉呼拉呼拉』的奇妙聲音-大概是為了感謝老山羊從凍寒的環境中將它重新帶回人間,所以發出它深切以為最高敬意的歡呼。

之後,為了回應老山羊在會議室中的關切,鎮邪人偶,應該說有稍微爬上一點階級成為總管理處的迷樣主管-身分不明、執掌不明、任務不明的蟲蟲,為了讓大家知道在老山羊的暖心關切下,從蟲蛹裡蛻變成謎蛾的它,在公司的會議中仍然具有影響力,開始散播著讓人混亂不知所措的建議,為了刷取存在感而努力不懈⋯⋯

“為了因應老菜頭提出的一粒一修盟約,大家要管好自己的豬崽,賽恩湯賈修追,阿謀年底到了豬寮沒剩的食物就慘了。”

(OS:阿恩勾要安怎管,恩勾是蟲蟲要做的事情嗎?都過了大半年了還是沒有什麼佈達,只是刷存在感的屁話)

“大家都很努力把豬桑的饙食(註)賣出去、推出去給別人吃,但是咱們家豬寮裡的小豬崽們都不知道豬桑的饙食有多好吃,應該要好好改進一下。”

(註)饙,注音ㄈㄣ,形音字表示廚餘。原教育部字典用『潘』定義為廚餘,但這樣對潘姓人士不敬,所以用饙來表示廚餘,饙食即為廚餘,也用來意會BOSS端出來自己洋洋得意的產品、計畫等。

(OS:阿恩勾小豬崽們的管理不是蟲蟲的任務嗎?而且豬桑的饙食又不是不知道有多難吃,禍害別人就不要禍害自己家的小豬崽吧!)

“大家為了把饙食推出去簽訂的契約,一定要給我看過,這樣才能保證豬桑的饙食可以得到最大的利益!”

(OS:阿恩勾好棒棒?契約丟過去也只是壓著好幾天後原封不動還回來,既不蓋章也不署名保證,再跟你屁話個豬桑的饙食多好吃,然後契約還是照著原來的樣子繼續流程⋯⋯)

太屎公曰:
當樸實的員工辛苦努力拼業績的同時,每一家公司裡總會有那種只為刷存在感而存在的蟲蟲,蠹食員工的汗水與成果。

小雲

喜愛3C、動漫以及研究沒人關注的電子書技術的居家好青年;假日最愛逛的地方是菜市場,會做一些奇怪好吃的料理;經常會搞一些奇怪的手作物品,也會亂寫一堆怪怪文章。總之,就是一個不太適合住在地球的火星小朋友⋯⋯XD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